你因为_选择困难症末期

【R76】理发心得(上)

佳辰。:

OOC OOC OOC


纯属和基友聊着聊着就写了……充满了我低级的哈哈哈哈哈(。


理发师莱耶斯和普通人莫里森


我觉得应该也不会有下了……


偶像组提及


食用愉快!






1.


 


莫里森花了好大力气才控制住自己的手放在身体两侧,而不是一边一个打在莱耶斯脸上。


 


他不知道看见镜子里自己的发型时是什么样的心情,尤其是在他抱着晚上要等女儿带男友回来,所以自己必须得做好最充分的准备时——他妈的加布里尔·莱耶斯,这个审美低下每次理发手不听使唤地都像打完了十次飞机一样的理发师——这次也一如既往地剪坏了他可怜的头发。


 


杰克·莫里森已经想不起来这是第几次了。他和莱耶斯认识了快将近十年,自己一头金发在对方的折腾下终于提前漂白——居然都不是最可恨的事情。


 


问题出在,莫里森是个不折不扣的美国佬。虽然他上了年纪,是快到中年,可为什么每个人看到他都要礼貌性地问上一句:莫里森先生,你是英国人吗?不过你的美式口音说的真标准啊。


 


开始莫里森还会莫名其妙地问上一句为什么,现在自然已经能淡定自若地解释这一切。


 


谁会希望头发越长越短,发际线越退越往后——就连一个标准的美国人,被人盯着发际线能硬生生认成英国水土养出的那部分秃顶男人——莫里森这其中有一百个不情愿,还有多年来他从莱耶斯的理发店里走出来九十九次都抱着想打人的冲动。


 


唯一没有冲动的一次是因为莱耶斯不在,对方的学徒给他理的头发,手不抖了就是话太多,跟他修完头发还要显摆地说自己这可是不换枪的手,绝对稳得要命。


 


“爸,我今天带男朋友回家吃饭。”宋哈娜在他今天出门理发前告诉他:“拜托你别告诉我你又去找莱耶斯叔叔帮你理发。”


 


“……”


 


他真的没告诉哈娜这件事就直接出门了。莫里森走进再熟悉不过的店,和对方招招手打了招呼,一屁股坐下来等对方一问不问地给他理发,他们在沉默里度过这约莫半小时的时间,然后莫里森抬头看向镜子,在莱耶斯严肃的表情里露出更为深沉的脸色。


 


“谢谢。”他花力气舒展开手掌,露给莱耶斯:“晚上哈娜的男朋友要来,你想过来一起吃个饭吗?”


 


“好,几点?”


 


“六点。”


 


莱耶斯重重地握了握他的手。其实每次对方这么做的时候,他总感觉莱耶斯和他之间的眼神交流有那么一丝不对,好像接触久了就会烧起来,这握手的动作能攀着彼此的手臂发展成别的什么,尤其是本该说些什么的嘴唇总会蠢蠢欲动——最后不得不潦草结束,同时转身离开。


 


“一会儿见,加比。”


 


“一会儿见,杰克。”


 


莫里森才走出门就正好撞上了杰西·麦克雷,是真正意义上的撞上,他俩都脑门一疼,往后倒退两步,之后麦克雷捂着额头以相当惊讶的语气问:“你这是中年掉发吗,莫里森?”


 


他还试图用手势比划了一下莫里森的发际线。


 


“加比刚刚给我理了头发。”


 


麦克雷露出的表情好像听见的是他刚刚跟加比打了一炮一样。


 


2.


 


“我回来了。”


 


“……什么!”


 


“什么?”


 


宋哈娜视为世间珍宝的手机掉在了地上。


 


“你又去找莱耶斯叔叔剪头发了吗?”


 


“怎么了?”


 


他的宝贝女儿差一点就踩到了她掉在地上的手机,莫里森紧张地张开双臂担心对方跑过来会刹不住车——没想到哈娜就是过来郑重其事地拉过他的手,一本正经地说道:“爸,我已经找到人生幸福了。”


 


不,你没有,我还没看过是哪个臭小子以前,你绝对没有。


 


“你也该追求你的幸福了。”


 


“……追什么?”


 


“和莱耶斯叔叔在一起吧。”


 


为什么今天所有人听到他找了莱耶斯剪头发都表现的跟他们俩打过一炮似的?


 


3.


 


好吧,他和莱耶斯的确打过一炮。


 


这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牵扯到他们第一回相识,莱耶斯就给他剪了个再烂不过的发型。那时莫里森还没如此强大的忍耐性,带女儿的日子已经足够苦闷,还理个头发回家对方就大哭大闹地说不认识他了——是个人都忍不下来,莫里森跑回理发店里跟理发师理论,说着说着就激动了一点,吵着吵着发觉两个人是不是靠得近了点,一副时刻准备干架的姿势。


 


“我觉得你的发型挺好看的。”


 


“就你这样的审美还能做理发师吗?”


 


“你不知道帅的人理什么发型都好看吗?”


 


“……我在和你吵架,你别扯开话题。你……叫什么?加布里尔·莱耶斯?”


 


“谁他妈想和你吵架。”


 


这句话刹住了莫里森接下来的话。他想起了自己是除了公司里必要的演讲外,都应该是一个沉默寡言的角色——既然对方都说了不想和他吵架,他便放缓了态度,第一次和莱耶斯进行友好地握手附加自我介绍:“杰克·莫里森。”


 


“喊我加比就行。”莱耶斯当年的力度比起现在握得轻多了,蜻蜓点水一下,收回手抱着胸,问:“你对你的发型哪里不满意?”


 


“哪里都不满意。”


 


“哦。那等它长回来了我下次再给你免费修一次。”


 


所以莫里森之后的日子从来没在这家理发店花过一分钱。


 


他们打炮的日子就在莱耶斯外出的前一天,莫里森没事做买了午饭找莱耶斯一起分享,后者说楼上一层是我的房间,莫里森说哦,然后莱耶斯问你对这种配置的房子满意吗,莫里森说不满意,跟着莱耶斯再问,那你愿意跟我上去吗?


 


至少莫里森没坐在那儿问他为什么,感谢上帝。他们面对面沉默地吃过午餐,莱耶斯先起身带路,莫里森跟在后面。


 


走到楼梯半路的时候莫里森被拽着胳膊压在墙上接吻,他不甘示弱地将手抱在莱耶斯的腰上,另一只手按着对方的后脑勺,边吻边脱衣服,进莱耶斯的房间里时两个人差点踩着裤脚管滑到。


 


“你比我想象中要主动。”


 


“我不敢想象没有审美的人能想象出什么东西来。”


 


“操你。”


 


“……”


 


4.


 


做的很爽,莫里森自认自己绝不是会随便找人打炮的家伙,可和莱耶斯的确做的很爽。


 


对方干他的时候用的力道很大,囊袋拍打着他的臀部几乎要拍红它。可吻着他就是温柔的,嘴唇游走过他的耳廓到脊背,支起他的大腿还在内侧留下不少吻痕——他起初还能握着主导权要莱耶斯慢一点或其他,到往后他连自己嘴巴里吐出的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


 


“你对我们做爱还满意吗?”


 


莱耶斯抱着他问,莫里森看不到他的脸,但听着对方的口气是想要一个五星好评。


 


“不满意。”这一点使坏的念头他还是有的,莫里森回答着,动了动脑袋。


 


“哦。”


 


他还以为莱耶斯准备说下次再来的,结果对方什么都没说。


 


到第二天他去找人理发,发现不是莱耶斯时,莫里森才隐隐约约明白了什么。


 


5.


 


一晃这么多年,他俩就一直维持着朋友以及理发师与顾客之间的关系,没人提起那件事,也没人踩过那条线。


 


6.


 


“为什么是莱耶斯?”


 


“你这么多年唯一一次发型完美的时候你和我抱怨了一下午那个‘烦人的麦克雷理发师’。”宋哈娜振振有词地理智分析道:“而每次莱耶斯叔叔给你剪完头发,你回来都是一副想打人,可莫名其妙很开心的样子。”


 


“你怎么知道我很开心。”


 


“你偷玩我游戏。”


 


“……我很抱歉。”


 


“没关系,比你平时老是在我玩游戏时催我吃饭感觉好多了。”哈娜耸了耸肩膀,她也是个成年人了,打游戏在网络视频直播平台上也小有名气,当然不无在直播过程中莫里森进来拖着她去吃饭的情况:“虽然莱耶斯叔叔每次都手抖把你的头发剪成这样,但是他打游戏还不错。”


 


“你是因为这个才欣赏他的?”


 


“一点点。毕竟你上次让我的游戏排名直降了五名。”


 


“我对此依然很抱歉,但你不能因为他打游戏好就觉得我们俩该在一起——你的男朋友打游戏是不是也特别好?”


 


“他是玩音乐的。游戏,还行吧。”


 


“好吧。”


 


一段充斥着尴尬感的沉默降临。


 


“爸。”


 


“嗯?”


 


“我还有最后一个关于莱耶斯叔叔的问题。”


 


“你问吧。”


 


“他和你上过床吗?”


 


7.


 


理发店里莱耶斯打了个喷嚏,继续板着脸跟麦克雷说:“莫里森晚上请我去他家吃饭。”


 


“然后?”


 


“你觉得我能在他家和他约炮吗?”


 


“……”


 


关我屁事,麦克雷想起对方跟自己描述第一次和莫里森打炮的情形,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他会不会还对我的床技不满意?”


 


“你可以等到你们做完第二次以后亲口问他吗?”


 


“不可以。”


 


“那你问我有什么用吗?”


 


“没用。”


 


“我想打你。”


 


“我想操莫里森。”


 


麦克雷和他扭打在了一起。


 


8.


 


“谁告诉你的?”


 


“所以你们上过床了。”


 


“女孩子不要随便说这种话。”


 


“你果然喜欢莱耶斯叔叔。”


 


“……”


 


“是麦克雷叔叔告诉我的。”


 


不要让我看到你,麦克雷。


 


9.


 


和莱耶斯扭打在一起的麦克雷也打了一个喷嚏。


 


10.


 


“我不……我可能……有一点……稍微比一点点多一点的……”


 


“喜欢莱耶斯叔叔。”


 


“……”


 


“爸,我要去接我男朋友了。”


 


“我送你去。”


 


“不用,你在家等着,我想给你一个惊喜。你有叫莱耶斯叔叔来吃饭吗?”


 


“嗯。”


 


“我说吧,你果然喜欢他。”


 


我应该可能没有吧,莫里森不知如何是好地只能去地板上捡起宋哈娜的手机,递给她,对方道谢后接过,在他脸颊上偷了一个吻后就出了门。


 


过了一会儿,突然有人敲门,莫里森还以为是哈娜忘了东西,匆匆跑去开门,习惯性唠叨的话对着站在门口的莱耶斯一下憋了回去。


 


“你来得真早……你的脸怎么了?”


 


“我被抢劫了。”


 


“你还好吗,加比?”


 


“杰克。”理发师先生抓住了他的手:“匪徒的坟墓容不下我,你愿意和我一起创造一个吗?”


 


他不是很清楚对方是想求婚还是想约炮。


 


 


TBC